相关文章

“二孩”新政下无锡月子会所面临大洗牌 进入有序时代

  11月4日,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发布《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与服务指南》,这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月子会所的行业标准。

  从2008年无锡首家月子会所开张至今,各种月子会所大大小小已有近20家,数量远超过周边邻近城市。数量的递增与服务的失控形成较大反差,正成为无锡诸多月子会所当下面临的关键问题。新生儿感染、新生儿被打,甚至发生窒息意外的情况均有发生。业内人士认为,“指南”的发布,将促使月子会所进入洗牌期,目前鱼龙混杂的市场会逐渐得到规范。

  [指南要求]产后母婴康复机构应贯彻“24小时母婴同室”观 念,母亲与婴儿每天的分离时间不超过1小时,鼓励按需哺乳。

  目前无锡绝大多数月子会所,偏重于考虑让产妇“舒服”,大都不实行母婴同室。母婴每天分离的时间至少有10小时,与“指南”要求相悖。许多会所每到夜晚,新生儿统一睡在育婴房里,由育婴师照顾。尽管月子会所里都有消毒制度,但集中式住宿造成的病毒传播还是防不胜防。某月子会所曾有一位宝宝感冒发热引发肺炎,护理人员没有及时发现,造成同一育婴师照看的另外两个新生儿很快也被传染,最终导致整个育婴房里所有的宝宝都被感染肺炎。据了解,类似的肺炎传染情况在无锡月子会所里并不稀奇,还有轮状病毒感染导致腹泻的。

  母婴分离,貌似照顾了产妇休息。但除了新生儿间存在着疾病传播的危险,还会有一些无法料想到的情况。去年,一位王女士诞下3.4公斤男性宝宝,之后入住锡城一家较高档的月子会所。孩子平时放在育婴房里,只有喂奶的时候才抱到妈妈身边。有一天她不当心把孩子的奶瓶从育婴房带回自己的房间,这才发现竟是别家孩子的奶瓶。还有位住过月子会所的产妇透露,她住在会所的时候,曾发现有工作人员怕宝宝一人哭,闹醒其他宝宝,而对孩子“动手制止”的。

  今年夏天开业的童谣里月子护理中心,是一家“新派”会所,实行“24小时母婴同室”。住在这里的产妇并没有因休息不好而要求母婴分离的,而是普遍认为这样能增进母婴感情。该中心总经理陈雅芬介绍,我们这里倡导妈妈与新生儿的亲密接触,母婴同室还提高了哺乳率,杜绝了新生儿间可能存在的交叉感染。

  [指南要求]月子会所食堂应有卫生部门颁发的《食品卫生许可证》,如自身不具有餐饮条件须由其他单位供应的,相应单位应持有营业执照和食品卫生许可证,如该食物中存在易腐食品如加工食品、奶制品等,应采用冷链物流。每天对荤素食品进行留样,并保留24小时。

  目前无锡的大多数月子会所属于家政服务行业,注册时不需卫生、食品等方面的前置审批,只需申领执照,即可开业。也就是说,月子会所的食堂普遍没有《食品卫生许可证》。

  在采访中,很多产妇对月子会所入住前承诺的每天6顿月子餐怨声载道。尽管无锡的月子会所迄今尚未发生过群体性食物中毒事件,但大家普遍的感觉是提供的饮食服务性价比不高。“我签入住合同时他们说月子餐都是小锅做菜,入住后每个阶段不一样,供应的饮食不一样,因人而异。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住过月子中心的钱女士介绍,会所里给她提供的月子餐都是“发奶”的食物,但她本身奶水就很足,奶涨得厉害,催乳师也让她不要吃发奶的食物了。但每顿送来的食物还是发奶的食物。

  一位月子会所的营养师自揭内幕:之所以产妇们反映月子餐、营养餐就是市面上快餐水准,是因为有些会所为了节约成本,给产妇喝的汤水是提前熬制好的。每天再按需解冻、二次加热。在选材上,为节约成本,有的月子会所会选择一些落市的低价菜。原本在“月子”里的产女们食欲就不好,吃这些饭食自然不会满意。

  无锡最早的月子会所杰爱月子中心负责人童玉瑛介绍,餐饮这块对于月子中心的经营相当重要。产妇坐月子,营养要跟得上,月子中心最起码要有自己的食堂,可现实中无锡许多月子中心设在公寓楼里,环境限制食堂的设置。她曾去台湾考察,了解到台湾月子中心的供餐是由社会上有资质的专业月子餐饮制作公司统一配供的,这类公司对营养师的要求较高,既确保了安全卫生,营养和口味上也有保障。

  [指南要求]产后母婴康复机构应选址于交通方便、环境安全卫生的区域,须远离污染区和危险区。建筑基地应阳光充足,通风良好,视野开阔。可以为独栋建筑,也可与其他场所如宾馆共用一栋建筑。产后母婴康复机构与共用的其他场所之间应有必要的隔断设施,保证严格的独立性……

  前几年,无锡的月子会所大多坐落在酒店里。特别是老城区的中山路、解放路、健康路沿线扎堆聚集。在凯燕环球中心,竟开了3家月子会所。近年来,一些月子会所开始向环境幽雅、空气清新的蠡湖畔、马山转移。这些地方的清新空气,幽静环境成为新的卖点。

  不久前,童玉瑛应一位投资人的邀请,去长沙考察。投资人认为他投资的月子会所应开设在郊外的豪华五星级宾馆里,空气环境都好。但童玉瑛却认为那种地方并不适合。她认为月子会所最好能离医院近点,一旦有新生儿发生问题,就赢得了抢救时间。有知情人透露,曾有一家远离市区的月子会所,一名新生儿意外发生窒息,就是因为距医院太远而出现了意外。

  [指南要求]产后母婴康复机构应当为产妇及婴儿配备固定的护理人员,建议一名护理员只服务一对母子,最多不得高于三对母子。

  记者走访了无锡的6家月子中心,发现只有一家是一名护理员服务一对母子,其他的大多是一名护理员服务两到三对母子。“一对一服务的价格肯定要高,一个月收费在3万元以下是肯定做不到。”一位月子会所负责人介绍,眼下房租高、人工成本又高,哪怕是请个月嫂,全天候工作,月工资也要上万。但价格过高的话,势必会吓跑一部分产妇。目前这种状况,是各方面平衡的结果。

  “住月子会所就是花钱买享受,当然更希望一对一的服务。”今年8月刚住过月子会所的郭女士介绍,自己一个月里花了4万多元,但花了这么多钱还是没有“一对一”的服务,而且觉得护理员年纪偏大。她希望护理员能年轻一点,开朗一点,整天让一个老人服侍自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年纪轻的护理员还没有年龄隔阂,交流也更方便。

  除了护理员外,产妇住会所当然还希望身边能有高水准的妇科、儿科医生。“我们月子会所聘用的都是妇幼出来的专家,拥有一批专业母婴护理师。”许多月子会所都是这样宣传自己的。还有的则标榜自己每周都有资深的妇幼医生来会诊。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妇幼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月子会所里“兼职”。这样的宣传,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噱头。一些会所里所谓的“健康咨询师”、“护理师”根本没有经过专业的培养。

  童玉瑛表示,月子会所的护理人员最起码要有爱心和责任心,如果只想着赚钱,肯定做不好。实际上,无锡优质的妇婴护理人员一直很短缺,希望“指南”出台后,相关部门能牵头培训更多合格的护理人才,也希望热爱这一行的中青年妈妈能加入这一行业。

  (晚报记者 蔡佳 吉可)

  相关

  月子会所源自台湾

  月子会所是专门的母婴护理机构,其服务的对象是刚分娩出院的产妇和婴儿(即坐月子期间的产妇和婴儿),主要针对新生儿的喂养、健康保健和产妇的形体恢复、心理健康等方面,提供专业的服务。

  1980年以后,台湾地区经济快速成长,生活水准与消费能力大幅提高,服务业蓬勃发展,各种“月子中心”应运而生,将中国人“坐月子”的传统习俗包装成为一种服务商品,在市场上提供给产妇一套标准化、规格化的服务。从而发展成了一种崭新的产业。